空气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空气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曝三损招会计专家揭八大先兆

发布时间:2021-01-08 02:53:28 阅读: 来源:空气锤厂家

“当我们胆敢作恶,来满足卑下的希冀,我们就迷失了本性,不再是我们自己 。”莎士比亚的这句话,用在A股部分上市公司高管身上,那是再恰当不过。

从最早的银广夏、蓝田股份,到后来的立立电子(002257)、苏州恒久(300060)和近期的绿大地及紫鑫药业(002118),在幕后推手的推波助澜之下,利用未公开信息牟利甚至财务造假欺骗投资者,已成为A股不能承受之殇。

损招之无中生有:

虚增利润包装上市

在A股诸多财务陷阱之中,虚增利润是最常见的手法。名噪一时的云南花王何学葵就通过虚构交易业务、虚增资产、虚增收入精心打造了一个绿大地骗局。

在接受央视财经频道采访时,中国证监会稽查大队稽查人员小刘回忆说:何学葵这人胆子很大,在上市之前,她的公司当时的收入好像只有大概一两千万,开会的时候她就敢说有一个多亿。此后何学葵萌生了包装上市的念头,但绿大地当时的实际条件并不符合,胆大的何学葵认为:有条件要上市,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市!

在她的财务总监蒋凯西以及财务顾问庞明星的协助之下,三人开启了绿大地造假的三驾马车:一、将公司的名称加入生物科技的字样,以迎合市场和投资人的喜好;二、注册了一批由绿大地实际控制的公司,利用其掌控的银行账户,操纵资金运作;三、伪造合同、发票和工商登记资料,虚构交易量。

2007年12月21日,二次闯关的绿大地终于成功IPO。为防止资金链的断裂,绿大地在2009年8月提出了增发申请,而就是这次申请让绿大地的骗局得以大白于天下。

“是一张复印机上的小纸条让我们发现了问题。”据小刘表示:那张纸条是要求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一份比较好看的报告。我们还调查了绿大地2008年、2009年前十大销售客户,调了工商资料和银行资料,工商资料发现这前十大客户很大一部分都是绿大地的员工,或者说手机号码都是绿大地员工的手机号。经过事后的稽查,绿大地上市前后虚增资产3.37亿元,虚增收入5.47亿元,个别的资产竟然被虚增了18倍之多。

损招之瞒天过海:

自买自卖关联交易

紫鑫药业则是通过一套完整的内部交易链条,在人参交易的上中下各个环节均被董事长郭春生家族及其关联方所牢牢把控,上市公司以及大股东可以自由调节紫鑫药业的营收规模以及利润分成情况,支撑其业绩高增长的背后是巨大的自买自卖和虚假交易。

紫鑫药业的主打产品人参价格在2010年翻了3倍,价格增长立即体现在了业绩上。

2010年年报显示,当年四季度,紫鑫药业单季实现净利润1.1亿元,而前三季度总的净利润只有0.62亿元,而此前业绩增长都比较平稳,且从公开资料无法获知其销售政策是否发生重大调整。

财务总监徐吉峰对此的解释是,公司2010年开始进入人参产业,由于人参的收获期是每年的9月份到10月份,因此人参产品的业绩在四季度得到集中体现。

此时又有媒体曝出:紫鑫药业在2010年的第二大客户亳州千草药业饮片厂其实是自己的孙公司,这家公司为其贡献营业收入6890.6万元,占到紫鑫药业总营收的10.73%。

故事并未到此结束,接着又接连爆出其实第一大客户四川平大生物、第三大客户吉林正德药业和第四大客户通化立发人参贸易有限公司和第五大客户通化文博人参贸易公司,都与紫鑫药业存在着或多或少的关联关系。

在停牌两个月之后,紫鑫药业公告称:公司2010年第三大客户,吉林正德药业是公司的关联方,另外一家小客户通化鸿涛也同为关联方,两公司共涉及2010年关联交易金额8674万元,占2010年营业收入的13.5%。

损招之移花接木:

劣质资产注入

资产重组是A股上演麻雀变凤凰神话的又一阵地,同时也是造假的重灾区,注入资产的盈利情况直接关系到上市公司未来的发展,如果是优质资产以合理价格注入,原本垂死的公司可能因此起死回生。

如果是将劣质资产高价注入,结果则是恰恰相反当上了冤大头,而真正为此买单的无疑是广大股民。

吉林制药就是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2008年7月15日,公司公布了一份重组预案:拟以8.30元/股的价格发行不超过90000万A股,拟购买的资产为滨地钾肥100%股权,及冷湖滨地持有的大盐滩钾矿采矿权、土地使用权。而这个价值72亿的大盐滩矿区立刻引发了市场的争论。

争议的焦点在于大盐滩钾矿采矿权5年前以1000万元的价格从金星矿业转让而来,大盐滩钾矿采矿权5年骤增了720倍,堪称暴利。

而有钾肥企业人士曾指出,该块地的资源还不值800万,无法量产钾肥。此后钾肥项目无奈终止,对此吉林制药董事长张守斌表示:青海滨地钾肥重组失败原因是项目太大。

3年来吉林制药经历了4次重组,经历了矿业公司、房地产风潮和钾肥奇迹等等概念炒作,此后广州无线电集团试图奋力一搏,在2011年7月再次启动重组,结果仍然是失败。

对于此前数次的重组失败,张守斌认为:龙口矿业的失败是因为签约前没有和山东省国资委打招呼,不符合流程;富通重组失败是因为对方认为地产行业开始不好而放弃。

屡战屡败,却屡败屡战,目前吉林制药被业界认为可能是退市新规出台后的首单。

上海妇科医院_月经不调一般有哪些症状表现呢

上海输卵管再通花多少费用

非特异性外阴炎有哪些症状

重庆脂溢性皮炎

重庆市专业治疗牛皮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