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空气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解剖背后的谋杀-【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28:20 阅读: 来源:空气锤厂家

一、惊魂的解剖

纪文彬是省医科大学的一名解剖学讲师,接触尸体对他来说如家常便饭一般。然而,最近的那一堂解剖课却令他不寒而栗。

那天,纪文彬在解剖前已对学生强调要做好心理准备,毕竟第一次现场全尸解剖总是给人极其强烈的印象。尽管如此,当他把白布掀开,露出那具女尸时,还是有不少人发出了轻微的唏嘘声,一个女学生甚至惊叫了起来。纪文彬回头看了看她,认了出来,那女生叫赵雨,是那个一向性格开朗、无所畏惧的女孩。

也许越是表面开朗胆大的女生,内心越是胆小吧。纪文彬盯着她看了看,示意她,如果承受不了,可以放弃这堂课,赵雨惨白着脸色,轻微地摇了摇头,表示她没事,能坚持下去。

于是纪文彬转过头,开始向学生们讲解着解剖前的准备。大多学生屏着声息凝视着他,纪文彬将解剖刀下向划去,锋利锋利的解剖刀几乎没有碰到什么阻力,就到了那女尸的小腹部,就像拉开了链子,解剖刀划破皮肉时那种轻微麻利的滋滋声清晰地传入在座的每一个人的耳里。

女尸似乎颤了一下,纪文彬一惊,拿刀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正在这时,盖在女尸脸上的白布突然掉了下来,那女尸的眼睛猛地睁开了,恶狠狠地看着他。纪文彬全身打了个激凌,手里的解剖刀差点掉到了地上,额上全是冷汗,身后的学生们都吃了一惊。纪文彬强作镇定地说:“大家不要惊慌,这是解剖的过程引发了某种生物电的神经反射。”

学生们松了口气,纪文彬继续着他的动作,把各种器官一一取出来,有条不紊地讲解着。

一堂课终了,部分学生的脸全憋得酱紫,那个叫赵雨的女生当场晕倒在地上。

“赵雨,赵雨……”几个女生将叫着晕倒的女生,将她扶起来。纪文彬吩咐她们把她送回宿舍,让校医看看,说只是惊吓过度,没什么大碍的。以前的解剖课上也发生过类似的事,说真的,纪文彬还是比较佩服这些选择医学的女生。

一个男生自告奋勇地将赵雨背了起来,大家陆续离开了解剖室。

学生们全走完后,纪文彬盯着那具女尸,嘴角微微向上翘,露出一丝邪笑来……但是,他的心里还是冒着一丝竭制不住的恐惶。因为刚才女尸轻微的颤动加上怒睁的眼睛,像充满了深恨的怨气似的,印在他的脑里,他突然有些胆颤了,面对着女尸,他的眼光充满了复杂,最后,他说了句话:“紫樱,谁让我那么爱你?”

下午,纪文彬照常地给学生上课。下班后,他到食堂吃过饭,去图书馆看了会书。天已擦黑时,他才离开了图书馆。

走到宿舍楼时,纪文彬不由得升起一股寒意,因为他看到前面站着一个影子,那是一个女人的影子,对他来说,这影子隐隐有些熟悉,纪文彬的心突然砰砰直跳个不停,脑里不停地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但他的脚步却在犹豫中,他不知道要不要继续上楼去。正在这时,那女人突然开口了,声音如同魑魅:“纪文彬,怎么了?上来呀,你怕了?解剖我的时候你怎么不怕?”

“啊——”纪文彬惊魂叫了起来,返身仓惶而逃,漫无目的地地狂奔着。

跑到一个偏僻的角度,他才停了下来,心还在咚咚直跳。果然是紫樱,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他下午明明把紫樱解剖了的,何况还有那么多学生都在场,怎么她会突然出现在宿舍楼?

纪文彬惊魂未定喘着气,半晌,他才平静下来。他慢慢地,仔细回想着刚才的情况,这么一想,顿时疑窦陡生,刚才他并没有看清楼上那女的的面容,只是看上去身材隐隐有些像紫樱,但个子没她那么高,声音也不像是紫樱的,显得年轻多了。

纪文彬安静了下来,想了想,他返身向学校走去。

到了解剖室,纪文彬轻轻推开门,慢慢走了进去。走到到泡着上午解剖过的女尸的福尔马林液缸中,只见两具尸全静静地泡在那里,完全没有异常现象。他松了口气,可是,随即,他的心又马上悬了起来,冷汗不停地从额上冒出来。

刚才宿舍楼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她为什么认识自己?还叫出了名字,还说了句令他魂飞魄散的话:“解剖我的时候你怎么不怕?”她肯定知道紫樱的身份。这个女人太怪了,她到底还知道些什么事?纪文彬越想越胆颤,越想越恐怖!

二、残酷的谋杀

紫樱是纪文彬在网上认识的女网友,他们是在那个叫“寂寞之夜”的聊天室里认识的,这是一个有点暖味的聊天室,很多单身或已经婚的都市白领常爱上这个聊天室,为的是填补心灵空虚或其它原因。这里隐含着一个来者都心知肚明的词——网络一夜情。

纪文彬迷上“寂寞之夜”,是因为女友的离去。

纪文彬的女友叫柳叶,他至今还忘不了她。柳叶长得美丽动人,是一家文化公司的主管。纪文彬和柳叶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从高中起两人就相恋了,后来又同时考上同一所大学,毕业后都留在了这个城市工作。两人之间的深厚感情,是无人能比拟的。

去年三月,纪文彬到北京进修学习,一去就是五个月。因为寂寞,柳叶趁纪文彬不在身边时,迷恋上了网络。五个月后,纪文彬从北京回来后,无意中看到几张同一家医院的化验单、B超检查单和收据,收据显示的是患者做了人流手术的费用等。患者名字是“柳叶”,纪文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暴躁地拿着那张纸问柳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柳叶见状,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承认了纪文彬不在时,她受不了寂寞,受一个好友的影响,她去了一个单身男女聊天室,后来她就在那间聊天室里认识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并和他发生了一夜情。

扁平苔藓会导致白癜风加重吗

北联生物免疫细胞治疗乳腺癌有效吗能治好吗

北京建都医院治疗羊癫疯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