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空气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医疗联盟分级诊疗难破利益分享羁绊-【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3:21:07 阅读: 来源:空气锤厂家

医疗联盟分级诊疗难破利益分享羁绊

继试点医药分开之后,北京市公立医院开始探索区域医疗资源一体化,进一步推进分级诊疗。

2012年11月7日,北京首个“医疗联盟”——朝阳医院“医疗联盟”正式成立,朝阳医院等11家医疗机构组成立体化“医疗共同体”,通过建立双向转诊绿色通道、开设检查化验直通车、远程会诊等方式,破解看病难、住院难。在此之前,多地已有类似的尝试,如上海和青海的“医联体”、深圳的“联网组团运营”、宁夏的“医疗集团”等,都是旨在通过医院机构联合来提高医疗资源利用率、实现分级诊疗。

上述尝试在《“十二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暨实施方案》中有具体的体现,即“建立健全分级诊疗、双向转诊制度,积极推进基层首诊负责制试点”。但《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上述做法在实际操作中面临巨大的障碍,由于各医院之间尚没建立起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医疗联盟”、医联体难以实现双向转诊,从陷入“向上转易、向下转难”的局面。

对此,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北京市医改专家组成员周子君表示,要想做实“医疗联盟”,需要通过股权、利益分配机制等实质性的东西把医院真正联合起来。

北京成立首个“医疗联盟”

北京友谊医院、世纪坛医院也在筹建“医疗联盟”,3个联盟试点一段时间后,该诊疗模式有望在全市推广。

2012年11月13日,朝阳医院神经内科一位住院患者,经诊治后病情稳定,被顺利转到下级医疗机构——六里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待康复。“这在以前是没有的,以往向下转诊很难。”日前,朝阳医院宣传中心主任杨舒玲告诉记者。

而这正得益于“医疗联盟”探索的分级诊疗、双向转诊模式。

11月7日,以朝阳医院为首的北京首个“医疗联盟”正式成立,联盟共11家成员单位,除朝阳医院外,还包括1家三级医院(武警北京市总队医院)、2家二级医院(朝阳区第二医院、朝阳区中医院)以及7家社会卫生服务中心。

“朝阳医院无论是住院还是门诊,优势医疗资源紧缺与浪费并存的现象仍然十分突出。”朝阳医院执行院长陈勇表示,一方面众多危重症患者滞留在急诊室住不上院,许多经过救治后等待康复的患者又不能及时转出占用着床位;另一方面,门诊量居高不下,医院超负荷运转,患者就医挂号难,同时大量长期慢病定期开药的患者又涌向医院而不愿回到社区基层。

事实上,朝阳医院的困境也是目前北京及其他城市中大医院、特别是三甲医院面临的“通病”。朝阳医院日门诊量1万多人,居北京之首,但杨舒玲向记者表示,仍然有大量患者不需要到该院就诊。而与此相对应的是,联盟内的二级医院和社区医院的床位利用率都不高。

按照“医疗联盟”设计的模式,建立双向转诊绿色通道,联盟内的各级医院将根据患者病情及危重程度,进行双向灵活转诊;患者在大医院治疗后将在社区或者二级医院进行康复;此外,联盟内的社区医院患者,可以享受大医院优先进行核磁共振、CT检查等,并可在家门口得到大医院远程会诊。

“这种模式意味着城市大医院将‘走出围墙’。”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郭积勇表示,在北京老龄化程度日渐严重、慢病患者不断增多的形势下,更应引导小病、常见病患者“回归”一二级医院和社区;大医院则更多承担抢救治疗和教学科研等。

据了解,北京友谊医院、世纪坛医院也在筹建“医疗联盟”,3个联盟试点一段时间后,该诊疗模式有望在全市推广。

医联体、“医疗联盟”还需配套

政府号召双向转诊,但目前国内真正做得好的并不多,基本上往上转诊容易,但大医院的病人往下转很难,目前如何“转下去”还没有好的模式。

“现在只是松散的联盟,要想真正起作用,关键要给它做实。”针对北京的“医疗联盟”,新医改方案起草者之一的周子君认为,目前没有实质性的东西如股权、抵押、利益分享等机制把医院之间真正联起来。“现在的联盟缺少约束力。”

近些年,随着群众医疗资源需求不断增加,政府一直积极倡导分级就诊、双向转诊。

2009年开始的新医改提出,鼓励地方制定分级诊疗标准,开展社区首诊制试点,建立基层医疗机构与上级医院双向转诊制度。

此后,多省市开始探索通过区域医疗机构之间的联合来破解看病难。

2011年1月和4月,上海先后成立了两家医联体——“瑞金-卢湾医联体”和“新华-崇明医联体”。随后,深圳出台了《深圳市医疗机构联网组团运营实施方案(试行)》,全市医疗机构按行政区域划分为13个组团,实行联网组团运营。

2011年起,宁夏的办医模式开始转向集团化,并将此作为公立医院改革的切入点和突破口。目前,宁夏已成立了两家医疗集团,宁夏人民医院医疗集团和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集团,分别拥有19家和27家成员单位,而后者还跨区域地覆盖了内蒙古、陕西等毗邻省区的医疗机构。

据了解,各地设计的模式其核心均是通过整合医疗机构之间的资源、分工协作、分级就诊、双向转诊等机制,建立医院和基层卫生服务机构之间的分级诊疗格局。

然而周子君表示,政府号召双向转诊,但目前国内真正做得好的并不多,基本上往上转诊容易,但大医院的病人往下转很难,目前如何“转下去”还没有好的模式。“只有大医院的医生下去了,病人才会下去,医生的问题不解决,转诊就会很难。”

利益分享是关键

如果不能通过兼并、收购等方式,让联盟内的医院成为一个真正的实体,那么现有的模式就是空的。

业内人士认为,要使医联体、“医疗联盟”能持续合作下去,利益分享是绕不过的坎儿。

事实上,从2004年开始,朝阳医院就已经与周边多家基层医院尝试双向转诊,但并未达成预期的效果。“主要是因为没有建立起很好的利益分享机制。”陈勇表示,如果联盟造成大家都在互相争抢医疗资源,争抢病人和市场,联盟很难成功。

按照北京“医疗联盟”的模式,朝阳医院可以接收来自联盟内成员单位采集的标本,直接送化验室检查。杨舒玲告诉记者,至于化验费用,医院间会通过转账的方式结算,不会给患者增加麻烦。

不过,这还不是最关键的。目前大医院是自负盈亏,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收支两条线。“医院从政府拿医保基金,必须通过多治病赚钱。”上海交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鲍勇表示,现有的医保制度下,如果病人减少,医院的经济利益就会受损失。

而药品又成为摆在“医疗联盟”面前的另一个难题。目前,朝阳医院有1400余种药品实施零差率,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零差率药品种类仅为519种,药品价格洼地、药品品类多,在一定程度上会制约患者到社区就诊、转诊向社区的积极性。

“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随着改革的深入和推开,会有更多的病人返回到大医院,这与改革的目的是相悖的。”陈勇表示。

据了解,针对此问题,北京人社局已表示将尽快研究进行调整。但据记者了解,目前还没有时间表。

“如果不能通过兼并、收购等方式,让联盟内的医院成为一个真正的实体,那么现有的模式就是空的。这也是下一步医改希望能突破的。”周子君表示。

桂林职业装制作

德阳设计工服

湖北制作西装

高平工作服定制